bar_red1.gif (4180 bytes)

婦女新知 photo_8.gif (11735 bytes)

裹腳布到高跟鞋

婦女權益之促進與發展,創造優質新女性

文/黃鈴翔

 現代女性 認真美麗

  很喜歡電視媒體上的一句廣告詞「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雖然短短一句話,充分道出了對女性的尊重與肯定,也塑造了現代女性的新圖騰?她不再是一位裹著小腳,善於等待的柔弱女子,而是可以憑藉自己努力,和男性齊頭並進,共創優質生活的新女性;這也象徵著「兩性平權」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過去女人一向被視為是家事、托老、及照顧小孩的工具,這種「家庭照顧者」的角色不但不被肯定而且被視為理所當然,對於「公領域」的事務甚少參與也不得其門而入;隨著社會的進步與開放,女性參政人數日益增加,做為社會一分子的女人,開始了解如何行使權利,拒絕不公平的要求與對待,抵抗不合理的剝削與壓迫,也了解到維護自己的權利和權益是現代社會公民必備的知識,以及知道自己有什麼社會保障,當權益被侵害時如何尋求救濟、保護自己。

   政策法令 推陳出新

  隨著女性意識抬頭,政府政策不斷推陳出新以因應社會需求;許多攸關女性權益的法令也正快速的增列或刪減通過;例如制定「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就業服務法、家庭暴力防治法、及修正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刑法妨害風化罪章、並制定兩性工作平等法草案、及修改民法親屬編」等,希望女性權益能獲得更多的保障;行政院並為落實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國家應維護婦女人格尊嚴,保障婦女之人身安全,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之實質平等」之精神,成立了「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並於第二次會議中決議設立「行政院國家婦女人身安全基金」,為達永續發展及政府組織精簡目標,將該基金籌設「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項發展基金會 」 ,希望開啟一扇民間與政府對話的窗口,結合政府與民間的力量,共同推動婦女權益工作;此外教育部亦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內政部成立「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各直轄市暨縣市政府亦成立「性侵害防治中心」 「家庭暴力防治中心」「 就業評議委員會」等,希望能建構一個完整、有效的婦女保護暨服務網路。 

女人多苦 數字說話

  自從一些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不斷發生後,一般婦女對自身權利的認知究竟有多少?對於自身安全的擔心害怕程度有多高?根據婦權基金會最近委託傳訊民調市場研究,針對全台灣地區廿歲以上之婦女,採電話抽樣方式所作之「台灣地區婦女權益與痛苦指數」之問卷結果發現;有七成以上的受訪者擔心在公共場所或搭乘交通工具時遭受性搔擾,有近半數女性擔心在工作場合或校園裡遭受性騷擾,有二成擔心遭受家庭暴力,有半數擔心遭受性侵害。另外有四成二的受訪者認為媒體報導會尊重婦女權益,但有三成七的人認為不尊重;有三成多的女性認為擔任主管或重要職務的機會較男性為高或一樣,但有半數以上認為比較低;有一成多的婦女認為社會有提供權益受損或遭受不幸傷害婦女足夠的保護和救助,但是有七成認為不夠,且當遭受傷害時有八成婦女會主動尋求協助,僅有少數表示不會;因此目前台灣婦女的社會權益指標是屬於不太有保障的認知,而自我權益保障指標則屬於中度自我權益保障的程度;而婦女的痛苦指標則是屬於中度痛苦的感受;因此綜上得知,台灣對婦女權益的保障和提升還有許多有待努力的空間。

 性侵害防治

  依據內政部警政署及部分學者針對性侵害的性別暴力分析顯示,愈是年輕的女性,愈容易成為性侵害的受害者。根據美國研究性虐待的專家Finkelhor指出,未成年性虐待發生的四個必要條件包括:潛在施虐者失去內在的自我控制能力、潛在施虐者有失虐的動機、潛在失虐者克服外在環境的阻力、未成年者的抵抗能力被瓦解。年輕的女性因為自我保護的能力及身心成熟度不足,容易成為受傷害的對象;根據資料顯示;愈來愈多的兒童遭受性虐待、亂倫事件,或少年被販賣為性交易對象等,不僅兒童少年身心安全,甚至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如未婚媽媽、性暴力犯、施虐父母的產生)。因此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中規定,自八十六學年度開始,各級中小學應至少有四小時以上的性侵害防治教育課程,以教育學生如何保護自己的權益與安全;而家庭主婦則是另一類易受侵害的對象;據研究資料顯示:婦女於日常生活中對於性侵害具有高度的焦慮感。尤其報章媒體的批露,社會新聞的寫實報導,使得台灣婦女的痛苦指數居高不下。

 家庭暴力防治

  另外依據政府機關及民間團體受理家庭暴力的案件來看,婦女受到家庭暴力的現象,是一項攸關婦女人身安全的重大議題;傳統上家庭暴力一向被視為是「家務事」,不便對外公開,使許多受暴婦女採取默默承受的態度。現行的家庭暴力防治法中對「家庭暴力」重新定義;舉凡精神上的虐待、身體上的虐待、言語上的侮辱都屬於家暴的類型,但是在起訴前需先蒐證且驗傷;其中「民事保護令」的申請,可禁止施暴一方做一定的行為,如果違反將可以刑事制裁;民事保護令共十二款,較常被提及的是「驅逐令」,也就是施暴者要被驅離,遠離受暴者的住所、辦公室等常出沒的場所一定的距離,如果違反即構成現行犯,警察可立即逮捕,另外為建立一個子女監督探親制度,一般推定家庭暴力加害者不適任監護人,受害者比較容易取得監護權,而加害者需於公權力監護下才能探親小孩。另值得一提的是有關對「強姦」的概念,一般人較會將焦點放在「姦」字上面,其實問題是在「強」,在新修訂的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中,已重新定位強暴並非妨害風化,而是妨害性自主的問題,過去強姦罪一律是告訴乃論,現在已更改為除一般普通強制性交罪在修法後兩年內維持告訴乃論外,其他強制性交罪均改非告訴乃論,也就是公訴罪;另外對於傳統性交的定義也有很大的改變,凡男對男、女對女、男對女、肛交、口交、異物插入均構成犯罪的定義。另外夫妻之間也可以構成強制性交罪,若加害人經診斷有強制治療之必要,亦可強制其接受治療。

 杜絕性騷擾

  另一項遭女性詬病的則是職場性騷擾,這種明示或暗示的言語或肢體動作造成婦女極大的困擾及壓力,且影響其工作意願、工作表現、職位之獲得、升遷及待遇,顯然有違男女工作平等之精神:曾被猥褻性騷擾的女性占八%,曾遭暴露狂驚嚇者廿七%,曾遭毛手毛腳者約廿五%,曾被言語性騷擾者約廿九%;另一項調查由陳若璋教授以九所大專院校為樣本所作之調查結果,二一七八份有效問卷中,曾受到性騷擾或性侵害的受害者(不分性別且無論在大學前或後),共有五三七人,約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曾受過性騷擾或性侵害的經驗。然而不僅是女性在性騷擾事件中是受害者,兒童也是最易受到性騷擾的對象。而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於民國八十四年針對全省北中南等地區共十三所大學、高中及國中學生所進行的校園性騷擾調查結果發現有百分之五的學生曾在中小學及幼稚園階段遭受性騷擾,而校園性騷擾的高危險階段是小學,達百分之五十一,從上述資料可以發現,性騷擾事件超乎我們想像,且受害者以青少年及兒童最高,一來因為兒童、青少年對性騷擾的認知不足,也不知如何應變。未來如何加強學校暨家庭教育,是當前社會重要課題。 

牽聯兩性 共創未來

  由於遭受性侵害、家庭暴力、乃至於性騷擾的對象多為女性,因此現代女性在追求自我成長、自我保護的同時,也付出了相當的心力與代價。根據最近一項針對女性所人生的調查報告指出,將近九成的台灣女性感到生活有壓力,其中有近半的女性感到密集而緊迫的壓力威脅,容易產生不穩定的情緒和發脾氣,並且知識權利愈高,壓力愈大,無力感也愈強烈,而其中壓力的主要來源分別為工作(學業)、家庭或小孩、財務狀況等。尤其雙薪家庭中,職業婦女的角色必須內外兼顧,還要負擔經濟責任,成為「蠟燭多頭燒」的狀態,對於女性身心均有不良的影響,也使兩性之間的關係更為緊繃。因此現代女性需要男性更多的支持與配合,兩性之間也需要更多的包容與諒解。

  在中國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下,在推廣兩性教育過程中有許多盲點有待突破。一般在塑造性別角色的過程中,父母對男孩和女孩的教養和培育方式已顯不同,絕大多數父母不會為男孩選擇洋娃娃,或粉彩色系的衣服,男孩若愛哭、依賴也會被指責缺乏男性氣概或是「娘娘腔」;相較之下,女孩若喜歡玩車、或男性化裝扮,似乎較易被接受,因為陽剛制的人格特質較具生存競爭力,因此男性在性別角色的區隔下,承受比女性更多的壓力與壓抑,但是也較具生存優勢;女性則被塑造成陰柔、需要被保護的附加狀態,成為兩性中較弱勢的一方。心理學家班恩提到「人類為發展更完全的自我,不該將行為限制在『男性化』或『女性化』的特定模式中」。因為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不同的人格特質,也惟有性格多元化才能充分應付生活中的不同狀況。因此正確的「兩性教育」,是每一位男性和女性都應了解與重視的人生課題,其精神應該包含下列方向:

 一、剛柔並濟,相互學習

  兩性平權並非要兩性摒棄原來的氣質,變得男性不像男性,女性不像女性,而是要男性學習女性的長處,女性學習男性的優點,成為一個兼具兩性剛柔氣質的新人類,才能適應多元化的社會。

 

二、兩性融合,相互關懷

  傳統對於女性的刻版印象不外乎溫柔、體貼、善良、細心,以家庭為重,也容易斤斤計較;而男性則是強壯、勇敢,有企圖心,以事業為重,較粗枝大葉;這是傳統性別角色分工的結果,並非性別本身所造成,正如西蒙波娃所著「第二性」中提到「人非生而為女人,而是變為女人」,性別差異是後天培養造成的;其實現代社會中不乏堅毅剛強,自信果斷的女性,也有不少男性富有溫柔謙讓、體貼忍耐的美德;而這些富有兩性化特質的人,破除傳統性別的迷思,也造就更和諧的兩性空間。

 三、兩性平權、相互幫助

  兩性平權的重點不在要求女性要表現得和男性一樣,而是希望家庭、社會、國家均能提供兩性相同的發展機會與空間,鼓勵女性發揮潛能,積極進取,勇於開創並追求人生目標,不論成功失敗,永不放棄機會;也鼓勵男性重視努力的過程,放下得失心,接受人生有失敗的可能,加強對人之間的關懷與互助,並減少支配與權力的慾望。

 

四、破除物化、相互尊重

  兩性平權的一大障礙是男性與女性之間的物化,男性一向視女性為可佔有的附屬品,害怕女性追求自我成長,變成獨立成功而不可駕馭,女性則視男性為財勢,地位的來源,排斥男性的失敗、平凡、缺乏主見。其實不論男都有聰慧、平庸之別,也各有其優缺點,值得相互學習與尊重,才能創造兩性共生、共榮的社會。

  目前婦女團體為女性爭取珓多的保障,並非要爭取女權高過男權,或使兩性產生對立分化狀態,甚至有人質疑過份強調女性主義會不會影響到家庭或社會結構?其實女性不會特別強調權益,是不得已才要爭取權益。因為長久以來一直是父權的社會,女性為爭取「人權」需要更多的努力與協助,也需要兩性更多的配合與理解,如此才能確保兩性都有更人性化的生活空間。(作者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副執行長)

(轉載自「國魂」648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