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歲月

來新陽為校友會帶來陽光

作者/王薇

  祖籍浙江,生長於天津的來新陽,目前他除了是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校友會會長外,也是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秘書長。來新陽有一副健壯的身材,加上學生時代,曾經於花蓮中廣公司播過音,也曾受過嚴格訓練,播音員似的標準國語,第一眼印象就讓人覺得他非常「沉穩可靠」。或許也因為這樣「厚實」的特質,使得年逾七十的他,仍然沒法真正的從職場上退休,目前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對他相當倚重,他說:「我曾任中山科學研究院第一任系統製造中心主任,軍中退役以後,沒多久就應聘到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工作,六十五歲時我要退休,他們不要我走,聘我當顧問,後來我又要離開,他們又說再幫忙幾個月吧!一眨眼又過了兩年。」結褵多年的妻子,已經能夠悠遊自在,享受含飴弄孫之樂了,心疼老伴之餘,糗他是「勞碌命」,來新陽則十分認命的表示:「我覺得這樣的生活也很好啊!」

  來新陽生長於中國歷史上最為動盪流離的年代,民國三十七年,他於上海吳淞進入中正理工學院的前身,亦即兵工學校兵工工程學院就讀,未幾大陸淪陷,兵工學校遷到台灣花蓮,他隨著也離開故土。民國四十一年花蓮發生強烈地震,災情慘重,兵工學校的校舍幾乎全垮了,只好又遷校到目前台北市龍安國小附近行政院人才培訓中心的地方。這也使得來新陽養成隨遇而安的個性,但在工作上,他可是一絲不茍:「從中尉任官開始,到我少將退役,我一直堅持『做什麼要像什麼』,任何事情我都盡心盡力執著到底,多半都能達成。」 長於兵工建設的他,曾先後奉派到美國、德國進修,這使得他外語能力很強,中美斷交以後,國內各項兵工建設必須自立自強,也必須仰賴國人自行研發並建立能量,來新陽頗覺與有榮焉:「這一段歷史,我曾經參與其中。」 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成立於民國七十三年三月,當時人稱「趙鐵頭」的經濟部長趙耀東先生,已高瞻遠矚的體察到國內很多產品、產業,日後若要在國際市場上擁有一席之地,應該由民間自主發展、自己管理,建立一套合乎國際標準的驗證制度,國內許多電機電子廠商十分贊同趙鐵頭的此一理念,於是共同成立了中華民國電機電子產品發展協會 〔現已更名〕,公推蔣孝勇先生擔任首任理事長;草創之初,為能順利推展會務,蔣孝勇希望找一位既懂得專業技術,又長於經營管理的人能來協會工作,來新陽回憶道:「當時我在中山科學研究院計劃評審委員會當專任委員,孝勇先生於中興電工辦公室約見我時,很抱歉的對我說:『你能來,我們很歡迎,不過這裡的待遇不如中科院。』我心想:『大半輩子都靠國家栽培,總不能也要靠國家養老吧!』」於是,他毅然捨棄了中研院薪水優渥的委員工作,來到了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打拚。

  十六年的時間,電機電子環境發展協會從只有員工六、七個人,發展到今天擁有員工二十幾個人的規模,且通過中華民國實驗室認證體系(CNLA)認證、中華民國品質管理及環境管理認證委員會(CNAB)訓練機構認證,而國內舉辦的第一屆標準化獎,協會榮獲團體獎首獎。民國八十年協會轉型,成為自負盈虧的單位,因此除了提供技術服務外,也與國外合作,輔導國內廠商通過IS09001、IS014001、OHSAS18001……等驗證,「我目前所做的為另外一個領域的東西,和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工業局、智慧財產局……等單位都配合過,也曾和一些首長一起出國開會,藉著這份工作除了可以對社會有更多的服務,也可以認識不同國籍的朋友。」 來新陽分析自己的個性:「我是屬於隨遇而安的人,不會汲汲於名利的追求,日子只要過得去,我就心滿意足了。」榮任中正理工學院校友會會長一職,則是基於:「有利可圖的、有人搶的,我不會去做,沒有人要做的,我義不容辭。」 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校友會目前有會員四千兩百人,針對國內的會員,特別發行「中正嶺校友通訊」,不過從今年起改名為「風嶺校友通訊」。校友會主要工作人員只有秘書蔡積善先生一人,但每年仍至少舉辦五次以上的校友聯誼會,而中央軍事院校校友總會舉辦的活動,如慈湖謁陵、國慶升旗、九三軍人節活動……等等,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校友的參與意願都非常熱烈。

  來會長最感動的就是:「我們旅居海外的校友人數眾多,有聯絡的大約有六百多人,在美國地區有南加州校友會、北加州校友會、美東校友會、華盛頓特區校友會等,加拿大也有加拿大校友會。為密切聯繫校友情誼,北加州校友會還由校友自行籌募款項,力排萬難,每雙月發行海外校友通訊,現任編輯為張九瑤學長。」生性樂觀的他,似乎沒有什麼煩惱,不過眼見國內存款利率不斷調降,由校友會所籌款成立的文教基金會,每年的利息也將大幅縮水,影響所及,原本每月於國內出刊的文宣通訊,被迫改成一年兩期,其他活動也將大受影響,他忍不住皺起眉頭:「要做的事情這麼多,但是錢不夠,除了支付例行辦公開支、學生獎學金,以及提供校友救濟、婚喪喜慶……等服務外,其他業務的推行,實在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苦。」明年十月三十一日左右,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校友會將主辦全球海外校友聯誼大會,邀請海外、大陸及國內校友參加盛會,據初步統計,已經有數百人將參與盛會,儘管可以爭取到一些補助款項,在三天的會議,加上會前、會後的參觀訪問,全部費用加起來勢必不少,不夠的部分仍然必須靠校友會自行籌措,來新陽欣喜散居各地的前後期校友,將如歸燕返抵國門之餘,也不禁為這龐大的數字暗暗發愁,不過他似乎已經成竹在胸:「我要請校友會的校友們,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襄盛舉!」

                                                       

回上頁